孫師母抱嬰兒  

孫師母抱嬰兒


「上帝了解我至深,

祂掌管我的靈魂──

即使面臨最恐懼的時刻!」-Whittier

 

1964年9月30日

郵政信箱2131號

台灣 台北

自由中國

親愛的朋友們:

 

在一個難眠的夜晚,我想著隔天即將前來的孩子們。1位從監獄來,他的父親仍在服刑,4位從樂生療養院前來,他們的母親是病患,還有一位小男孩名叫格蘭,在格蘭出生前,他已被悲劇的陰影籠罩!沒有天使為他歌唱,他的父親,一位美國大兵,有道德瑕疵是個悲劇,他的生母被這男子吸引,又是一個悲劇。因此,在這極小嬰孩的生命中,擁有的極少。

 

然而,感謝上帝,這位台灣外祖母是一位基督徒,將格蘭留在身邊,悉心照顧他,愛他。否則這黑汪汪的眼睛一定深印著悲傷,他成為一位帥氣陽光的小男孩,但當他5歲時他的祖母過世了。

 

我們知道祖母的祈禱將延續著,因而將這小男孩帶來給我們。他皮膚太白,太像外國人,街上的小男孩們會取笑他,而他的生母又再婚了。

 

「我們一定要教他英文並讓他上學。」我下定決心。我的女兒和她丈夫家中已有兩個孩子,但覺得還可以「再來一位」,於是我將格蘭帶去。他看來很開心,相信不久他會體會到家庭溫暖愛的氛圍。

 

當我從美國回來時發現其中一個嬰兒之家傳出糟糕的狀況。是負責的護士為了配合褓母時間需求而造成的。褓母希望晚上早點離開,所以請護士在下午四點半餵食,並讓他們睡覺。結果半數以上的嬰孩不只是飢餓、虛弱、倦怠,甚至還生病了。

 

很久以前耶穌說:「僱員不會照顧羊群,因為他們只是為錢做事!」 耶穌怎麼如此了解?直到現在這問題仍存在。我們請營養師規劃餵食時間,我則每日到現場確認這被確實執行。要徹底改善嬰兒之家需要絕對的決心貫徹。現在大部分孩子都恢復並又開始唱歌,但仍會心痛,因為少數幾位仍未康復。

 

有35名嬰孩在那所嬰兒之家,一部分未滿一歲,其他的都可以自己用餐。之前褓母們粗心大意又漫不經心,同時用同一個碗、同一支湯匙餵5位嬰孩。現在我們有足夠的矮桌子、矮板凳及兒童用碗,可以讓他們自己進食!許多可愛滿足的小臉龐似乎說著:「我自己的碗哦!」 也許就像我們長大後渴望擁有「自己的家」一樣!

 

我做一件所有母親都會理解的事。我買了幾張搖椅放在嬰兒之家。我還打算故意放個牌子在每張搖椅上:「請勿坐下,除非你懷裡抱著寶寶!」因為缺乏母愛的嬰孩們比任何人都需要愛,懷抱嬰孩在搖椅上,清柔的搖盪會給他們一些安全感和溫暖的愛。

 

一隻貓如果受到驚嚇,毛髮會豎起來,想再安撫回復可要等上一陣子的工夫。在我們學校裡突然遭逢巨變的孩子現正處於「毛髮豎起」的階段。我們每週都要親訪花蓮,幫忙安撫和關愛。

 

我們試著「嗅出」他們可能還需要什麼樣的幫助,以便能即時伸出援手;為了能馬上提供協助,必須要能先預測需要協助的地方。不只要跟這些原住民的需求賽跑,還要將他們保護在共產黨的破壞網外,「跟魔鬼賽跑!」我們每個部門最後似乎都是如此。

 

本週花蓮發生一件令人難過的事。一位女學生突然過世,我們必須安排她的葬禮。有好多學生和孩子們都需要我們照顧,有時難免發生憾事,每次事件發生都令人心碎不已。她還那麼年輕,為何是她要死?

 

在墊腳石男校裡,棚子搭的教室已成型。等到其他間教室都蓋好,一間帳篷教室就能移動到肺病療養所當教堂使用。另一個可以搬到即將買的兒童之家附近海邊露營地使用。絕不浪費任何物品,我們總能找到不同地點,另做他用。

 

我們少年之家的125名男孩們嚷嚷著想去其它的海邊旅遊,心軟的我在當下答應了他們,但後來竟然忘了。我不能允許自己忘了這承諾。「你答應過他們。」督導輕聲得提醒我。

 

每當有一大群人出發去海邊,我總要從辦公室派幾名幫手陪同,同時充當救生員。但這回他們已啟程,我卻沒注意到要派幫手。「我們安全回來了!但我們不想再去了,我們看到鯊魚攻擊一個男人!」督導報告著。

 

一群安靜順從的男孩們盡興游泳後,可以滿足地迎接冬天的到來。

 

有一天,我們接到來自南部的一封信。一個遭遺棄的嬰兒被一名正用手電筒抓青蛙的先生意外發現。包著尿片的小嬰兒看來無助又絕望,連螞蟻都欺負他,由於他才出生沒幾天,除了虛弱的哭泣之外,根本無法還擊。可是,哭泣卻救了他一命,黑暗中男人聽見哭聲,循著這微弱聲音找到了棄嬰。

 

最近有三次,我必須做最困難的事,就是做決定。身為凡人,在面臨艱難決定時,我難免想退縮,畢竟放任自流比較容易,但我們是幫一位不容妥協的上帝工作。 當年還是女孩的我曾將自己的難題寫下來給我母親,請她幫我做決定。她總是回答我:「親愛的,照妳認為最好的去做。」因此現在當我面臨抉擇,我便會走向問題核心。

 

「踏進浪潮,你會發現,

在你之先,早已有人在那,整夜未離,

走著、望著、等著──你的到來!」

 

上週我們在女子監獄很驚訝地聽見一位孩子在唱歌。原來是在新的女子監獄裡,有個部門可以代為照顧受刑人的孩子。這整間監獄是祈禱所得的回應。我曾經夢想:「如果我有一百萬元,我會想為她們蓋什麼樣的監獄?」然而這比我夢想的還棒,比我所祈禱的還完整!上帝給予豐盛的回應。

 

我們為原住民孩子所設的山區烘培廚房已全面啟動。我們每天烤7,000個餅乾,送到山上給幼稚園孩子當午餐。我們使用三分之一的多用途穀類(上百萬人的食物),還有三分之二的麵粉。少年之家的孩子們負責幫忙包裝,我敢說孩子應該會在包裝時順便吃點餅乾,那可以讓他們得到不少力氣吧!但是,我們還是十分感激他們的幫忙。

 

我們仍在找少年之家的建地,我知道尚有上百的孩子們仍沒進來,然而目前的少年之家已額滿。我想上帝希望我趕緊先讓學校準備好,祂會幫我們找到建地的。

 

有時真希望我是耶穌能夠讓太陽或時間暫停一下,讓我有充分時間完成不同工作。

 

去年曾淹水的那個孤兒院區,現在已蓋了一棟兩層樓建築物「挪亞方舟」,下回萬一又淹水就能保命了,我們正在蓋小教堂。之前蓋挪亞方舟時,本已選好一個地點,地基已打好而且部分已蓋好,警察卻要求我們暫停建造工程,「我們正計劃要開條路,會通過你們的建地,這建築剛好檔到路。」他們說。

 

因此我們重新挑選地點並開始興建。當「挪亞方舟」蓋好了,剛好頭一個地點的准許函也下來了。於我們欣喜在那裡蓋小教堂。這個院區共有4個小家,目前我們收容60位孩子在院內,預期會達到80位。而且,那裡附近的居民也非常不友善,社區內也沒教堂。如果能在此地綻放「上帝的光芒」,應該是件很棒的事。

 

某日,我在聖望教會中發現當時台上的一位美國講者,說話並不太得體。他沾沾自喜地說著感謝自己能擁有健康和力量的話語。部分病患持續面無表情,一位年老的視障漢生病患則不自在地離開。他沒手也缺腳,已住在樂生療養院超過20年。正因為我們與他們相伴已久,相互認同,才有辦法給予他們幫助與愛。

 

我的先生本月去山上參加一間教堂的啟用禮拜,那間教堂花6年才完工,是屬於整個阿美族部落,很大的教堂。這真值得慶賀!他說啟用禮拜的籌備、舉辦很成功。30位阿美族女性身著綠色服裝來服事眾人,還辛苦準備晚餐給遠來的客人。

 

我們有另一本書終於翻譯完成也印製完畢,一件事要在這個「慢動作星球」完成,要花上數個月。一位先生讀了這本書,仔細找出所有錯誤。我把書交給他,接著告訴他:「別找出錯的地方!要找到書本傳達的訊息!」

 

不知為何,我除了關注自己工作,也注意到俄國可怕的末日武器。當我理解到這點時,我自己笑了。「我滿腦想的都是嬰孩們、餅乾、搖椅,然而全世界正對於世界末日的可能到來感到寒顫!」但你記得那位在龐貝城的女士,當灰燼掉落時還在做麵包,麵包也還沒做好。也許我也會像那樣,專注地忙到最後一刻。

 

唐和貝蒂威廉正在美國舉辦巡迴演說;瑪莉安和唐華南在花蓮為學校忙得不可開交;我們的和平協會,迪克漢默頓完成他首次到山上及山上教堂的繁重旅程。

 

我們每天在這的工作都很珍貴。夢想成為計畫,計畫成為事實,事實成為管道,將祂的愛送給那些還不認識他的人們。

 

捐贈品(你們寄到格蘭黛爾辦公室被打包成桶的衣服及首飾配件)經由攜手計畫而來,二手的聖誕卡也會跟著郵件稍後到來,我們很開心成為一種管道,將所收到的所有物資送到有需要的人們手中。

 

將愛獻給家鄉熱心協助上帝工作的您們!

 

服事主的,

孫理蓮

 

 

一同參與認養芥菜子 讓愛永不止息活動

 

 

    全站熱搜

    芥菜種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