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問我,什麼是禱告?

是與上帝的秘密對話,

是告訴上帝你的心聲,懇求祂接受你,

是靠近祂去觸摸祂的手──

祈求上帝理解你。」

Zelda D. Howard

1960年10月30日

 

郵政信箱 2131號

台灣台北

親愛的朋友們:

 

【馬利亞產院中的寶寶】

 

我的丈夫耍小手段好讓我回家,因為他很怕我不會回去,而無法得到充分休息。他承諾多倫多諾克斯教會,我一定會在某一天出席演講,然後寫信給我,告訴我說:「你得確認或拒絕它!」

 

我想了一下,讓我離開我在台灣的「大家庭」回到美國似乎是不可能的,我知道,即便上帝叫我回到天上的家也無法讓我離開他們。

 

我們有很多的案子要繼續關注,很多不確定的要素要考慮。這有點像拼圖遊戲,神打開你的眼睛讓你看到的是:「噢,這個適合在這裡,這個去那裡。」你看到祂的偉大藍圖正準備實施,而不是我們所知道細微的計畫。

 

上週我在台灣異常忙碌,因為有參訪者到了台灣,並且要求「看到一切」。要在他們預計停留的短暫時間內,達成他們的要求很困難。所以我們帶他們去卑南村落(台灣部落之一),在山上那裡有唐威廉等一行人與卑南族基督教領導者的讀經會議。

 

我們的旅行充滿冒險,因為有些地方車子無法通行。我們走或爬上了最後的路程,然後發現村裡的讀經會議正在進行中。我們總是會受到熱烈歡迎,即使我們帶來了陌生的遊客。

 

然而牧師告訴我:「你和我都是特別受邀參加在這地區的教堂開幕,我們似乎是第一個來到他們的村莊傳福音的人。」可以活著聽到福音是多麼美妙啊!前人播撒福音的種子,而後人得以收穫。

 

我們察覺神國有更迫切的工作的要做。在天上有美好的風吹過,天使留下屬世的工作,我們祈禱請求主,很奇妙的,那些計畫總會變得似乎更加接近終點。

 

當我們抵達美國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紐約和聯合國會議。令我驚愕的是聽到這樣的字眼:「台灣顛沛流離」,它是這樣一個小島嶼,受颱風重創、陷入困境的島嶼,在各國家之間顛沛流離,因為他在國際間沒有身分,就像一顆足球一樣被他人決定命運,「誰能擁有這顆足球!」

 

我感受到太多來自聯合國和美國各地對赫魯雪夫[1]的恐懼。我的心又回到前兩週在台灣的星期日。星期天早上8點鐘,我們總是去女子監獄。牧師和我告訴受刑人:「聖經上說有魔鬼、有惡魔,但是他們無法傷害有耶穌的地方。」

 

如果在監獄這事是真實不虛的,那麼在聯合國也確實如此。如果有人代表耶穌,撒旦將無法對抗他們。

 

有一些想必你一定記得,大約6年前我曾經待在美國時,當時我無論到哪裡,都會去宣導造成漢生病孩子發病的原因:漢生病是不會遺傳的,如果我們能夠嬰兒在出生時就隔離父母,他們就不會得到這種疾病。

 

有些人同情並且想幫助我們,但其他人嘲笑說:「孫理蓮女士,如果你帶著這樣的孩子,你就得照顧他們一輩子。」

 

但我告訴他們:「在一個普通的台灣家庭,嬰兒或幼兒是一種責任,特殊孩子必須得到照顧和特殊食品。許多家庭的生計僅夠糊口,他們無法養活這樣的孩子。但是如果可以替漢生病人的父母扶養小孩,並保護他們,直到他們是7 或8歲了,大到可以幫助家裡,那麼他們成為一個支柱,我相信那些親屬會認養他們。」患者若是知道,他們的小女孩或男孩跟他們的親屬在一起,也會很高興、欣慰的。

 

當時沒有人相信,但六年後的現在,我們可以說這事照著我們所期望的發生了。經由父母的同意,親屬來認領孩子。不僅如此,現在藉由新的藥物,很多病人恢復健康,並得以自由離開樂生療養院,領回他的孩子,並再次建立自己的家。

 

有一段時間,我們有超過80個孩子,但現在我們只有60個漢生病患者孩子。多麼奇妙啊,我們以上帝之名保守這份產業。

 

我只會停留在美國一個月,但我知道我會去演說。當我談及那些被遺棄的漢生病患、盲人、原住民、寡婦、在獄受刑人、孤兒、殘疾兒童、在台南鹽海河岸患烏腳病的窮人時,我知道,在我面前的聽眾和我服事的人們,他們的生命狀態是截然相反的!

 

我們服務百萬的弱勢者,事實上在一般人眼中,這個工作是沒啥作用的!然而,就像是在黑暗地矗立一盞燈,這不會讓人覺得沮喪!

 

主耶穌的母親,馬利亞,是一個謙卑的女子,她尋找一個地方讓她的孩子平安生下來。我們的聖經告訴我們:「小旅館裡沒有地方。」

 

我想每一個誠摯的基督徒,都會為孤單的她心痛,那一夜,在她最需要的時候卻沒有地方。我想每個人會認為「如果當時我在伯利恆,我會很樂意幫助。」

 

我們山區的人是很卑微的,要求也不高,也沒有地方可以讓她們的嬰兒安然出生。他們現在仰賴我們在山上的9間基督教診所。我們有一個助產士負責產房。當然,在每間診所的基督徒醫生在緊急情況下會幫忙。

 

有些母親有時會很早來到那裡等待她們的寶寶出生,從她們平常艱苦的工作狀態來看,這對媽媽是有益的。有些母親會說她們無法離家前來,但我承諾她們:如果小孩在我們這裡的乾淨環境下出生,我們會提供新生兒用品。這樣一來,我們就會有機會能在短時間內,教她們如何餵養嬰兒和其他一些衛生的事情。

 

我們無法為耶穌基督的母親馬利亞這樣做。但如果能在聖誕節為貧困的媽媽們提供產婦病房,做為我們的聖誕節禮物,這樣一定很棒。祈求主讓我們的美夢成真。

 

有人會說,做為負責任的基督徒,應該是要「看到需求,並且因此回應。」我認為親愛的主只讓我一次看到一個需求,是為了避免我覺得困惑,而到處奔波。

 

然而,這些產婦病房是非常迫切急需的,我認為無論是哪裡的媽媽都需要幫助,此刻若你能設身處地將自己當作一個山區的媽媽,想像自己因為沒有地方可以安然生產,而失去很多很多嬰兒。我想你可能會同情她,作為一個基督徒,或許我們可以幫助她們,讓她們的孩子平安誕生。

 

前不久我離開台灣之前,我拿到有關基督教的新聞刊物。我讀到某本雜誌有一個標題:「它是如何做到的─如何解決棘手問題」的文章時,進而想到我們在台灣的工作,我知道只有很少的事是完成的,大部分都處於「正在完成中」,而這樣的成果是看不見的。

 

我會停留在加拿大幾天,然後去美國,預計在11月20日左右回到台灣。我知道我會見到當地收到我們報告書的人,並懷著喜樂及感謝之意去問候他們。因為我們正走再同樣的路上,為主服事。這些從祖國來的愛跟祈禱與支持,是推動我們在台灣向前走的動力。

 

非常喜樂告知你們,我們為主所做的工──直到主來!

服事主的,

孫理蓮

  

[1] 冷戰時蘇聯領導人。

    全站熱搜

    芥菜種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