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7人次網友共選第二屆十大抗憂醫生  70則感恩留言:我心感激

台哥大基金會秘書長阮淑祥代表主辦單位頒發獎牌給首獎醫師孔繁錦.JPG 

    由台灣大哥大基金會、肯愛社會服務協會主辦,痞客邦公益家、快樂聯播網協辦,台北市政府衛生局、高雄市政府衛生局指導之『用心聽見愛  抗憂醫起來』第二屆遇見十大溫暖我心的抗憂醫生年度票選記者會,除揭曉由5,447人次網友共同參與票選的十大抗憂醫師名單,首獎孔繁錦醫師於會中率先響應義診活動,落實直接服務,首要對象為憂鬱症高風險之弱勢族群。

    根據調查顯示,台灣2002年前有憂鬱傾向的民眾為百分之七點三,至2009年百分比提高到九點六,推估全台有憂鬱傾向的人口超過二百二十萬人,對許多憂鬱症的朋友來說,看醫生還是困難重重,對疾病污名的擔憂,對醫師陌生的警戒,都讓憂友諱疾「悸」醫。肯愛協會與台灣大哥大基金會之第二屆「遇見十大溫暖我心的抗憂醫生」票選活動,希望透過醫病之間溫暖與愛的故事,呼籲國人重視情緒健康議題,鼓勵好的醫病溝通模式與正向就診心態,透過票選活動,讓憂鬱症治療的健康經驗能更為廣而有力的分享。

    台灣大哥大基金會秘書長阮淑祥於會中表示,本次就全台灣公、私立各級醫療院所,針對與憂鬱症醫療相關科別(含精神、心理、家醫、身心等科別)發出238份問卷,邀請醫院回應並推薦醫師;被推薦者需具專科醫師資格,同家醫院至多可推薦三位。共有60間醫院進行推薦,總計推薦84位優秀醫師。先經醫師、心理師、護理師、社工員、個案組成的初選小組,就問卷中的質化題及量化題依比例計分,分北、桃、中、南、東等五區域,初選出卅位傑出醫師。將此卅位傑出醫師名單與案例故事發佈於痞客邦公益家,邀請網友參與票選,活動期間(10/18-10/31)總計有5,447人次的網友進行投票。最後採初選30 %與網路票選70 %合併計分方式,遴選出本屆十大溫暖我心的抗憂醫師。(十大抗憂醫師名單詳見附件一) 

    本屆網友的參與度相當踴躍,投票人次為首屆的2.6倍 (2009年投票人次2,082),活動中另一個意外的感動就是網友的感恩留言,此次共有70則留言,一位留言給孔繁錦醫師的病友分享:「我曾經自責又自恨,憂鬱症上身時才是小學的年紀,到了國中,也一直不停的哭,脾氣失控,吃不下也睡不著,直到我遇到有人肯聽我說話,關心我,到26歲那一年開始不哭了…! 」;另一位獲得最多留言的是旗津的陳三能醫師,網友留言給醫生說 : 「謝謝你把我當個正常人,你不知道這對我有多重要!」,「多年前一次門診,我故意最後一個到診,我講了一個多小時,對陳醫師大吼大叫,後來大哭,最後卻在陳醫師面前又哭又笑起來。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每一則都可以感受到網友滿滿的感謝與對醫師的信任。『抗憂醫起來』的活動目的,即是呼籲國人重視情緒健康議題、關心週遭親友並推廣正向且互信的良好醫病互動關係。

抗憂大使林曉培走過PTSD後躁鬱症 分享醫藥與信仰的健康回安路

肯愛抗憂大使林曉培鼓勵憂友要勇於尋求專業協助,遵照醫師診斷並按時服藥.JPG 

   1998年發行首張專輯,以一首《煩》走紅歌壇,曾榮獲 「金曲獎-最佳新人獎」的搖滾女歌手Shino林曉培,人生歷練頗多風雨,有躁鬱症的困擾,也曾因為交通事故後的創傷壓力導致躁鬱症一度復發,後來經由藥物治療與家人朋友歌迷以及宗教的支持力量,逐日走出陰霾,時而参與公益演出和部分酬勞捐款。

   身為過來人的林曉培,記者會中分享自己在疾病時的情緒困難與陷阱,也鼓勵有憂鬱症的朋友,一定要勇敢的尋求專業協助,遵照醫生診斷,須服藥者一定要按時服藥;曉培分享自己五年多的問醫經驗,自己一直都是乖乖吃藥型的病患 但回想第一次掛號時,因為想掛號看一位名醫,沒想到護士卻告訴她,可能要下個月再來,當時心想,這世界是怎麼了,曉培形容,那種掛號看精神科的心情,就像是女生第一次看婦科一樣緊張,後來終於問診開始,醫生告訴她,吃藥是輔助 心中的問題還是要面對化解,從心煩灌酒到好好就醫,今年六月,曉培終於在醫生的同意下停藥,記者會中,曉培呼籲大眾要以愛心與同理心關懷包容週遭的親友,尤其是處於情緒困擾中的人,最期待的是家人親友的認同與被接納的陪伴,一個關心的眼神、體貼的問候,或是一個寬容的擁抱,都是支持的力量。

    肯愛協會秘書長蘇禾也分享,由於自己也曾於媒體工作逾十年,深感藝人的工作是一個不能失去注意力的工作,走下舞台的時候,聚光燈暗熄那一刻,情緒起落的陷阱與危機,加上作息不正常及一言一行都受到矚目,那種無形中眾人眼光下的壓力,讓藝人成為憂鬱症的高風險群,而除了因為職種特性形成憂鬱症的高風險之外,肯愛協會也期深入憂鬱症的七大高風險群,包括:精障疾患憂友/重症殘障憂友/創傷經驗憂友/上癮失控憂友/危機認同憂友/境外移民憂友/懷孕空巢憂友等,以進行直接服務。

問對問題醫病雙贏  抗憂醫師孔繁錦分享憂鬱症就醫初診12必問

    記者會中,孔醫師提及他的老師所說:醫生之於病人,就像骨科受傷的病人,需要拐杖一樣,是擔任幫助者的角色。並分享問對問題就能醫病雙贏,提醒憂友,初次門診時一定要提出的12項問題,有助了解自身的狀況,建立正確的用藥常識。(1)我所使用的藥物名稱為何?它將對我有何幫助?(2)如果目前的治療對我沒有幫助,我該如何選擇?我的下一步該怎麼做?(3)當我正在服用這種藥物時,需要特別避免哪些食物、藥物(咳嗽藥)、保健食品(維他命、草藥)或是活動?(4)當我忘記服藥時應該如何補救?(5)我會產生哪些副作用?我能作些什麼?(6)於緊急情況時,我該如何與你取得聯繫?(7)大約多久時間我會感覺好一點?(8)藥物多久會產生作用?(9)我應該多久就診一次?(10)我也需要談話治療嗎?您推薦何種類型?(11)我是否可以只接受談話治療而不用搭配藥物?(12) 我可以為自己作些什麼,如改變飲食、運動、睡眠模式或生活方式?(12問題的回應詳見附件二) 

    其中最重要的是藥物使用問題;因為藥物有耐受性,會逐漸加重劑量。初期藥物使用是輔助治療,幫助病友休息、穩定情緒,接下來還是要靠自己調適紓解。憂鬱症的病因可略分為兩種:一是受意外事件衝擊所造成,另一是生理本身的問題引發的體質型,此類病友一定要使用藥物治療。憂鬱症又常會併發恐慌症與強迫症,一般都需服用至少兩個月的抗憂鬱劑。
同時,孔醫師也分享自己如何陪伴台東卑南張先生與花蓮壽豐志工玉小姐走出情緒陰霾,重建人生的憂鬱症的治癒故事。(個案故事詳見附件三)

11年憂友四天一換工作慌  阿德訴說愛能讓藥好好吃的安心經驗

   「阿德又恍神了嗎?」記者會中,肯愛協會憂友阿德分享自己11年憂鬱症共病強迫症的心路歷程,阿德從高中開始就發現自己無法自主地經常陷入負面情緒的泥沼,原以為自己只是太愛幻想,卻漸漸地迷失在一道道模糊與難以連貫的幻覺大海中。一直想、一直想的阿德,終於在精神耗弱後去看醫生,才知道自己是得了強迫症,不僅腦中的意念不受控制,對任何事物也都興趣缺缺。最嚴重的時候,阿德甚至覺得自己的腦筋像斷了線似的一片空白,坐在電腦前,翻開書本,好像連字都看不懂了,而身邊的朋友多半不知道阿德發生了什麼事?好像總只是覺得「阿德又恍神了嗎?」。

    開始工作後,強迫症又被診斷出憂鬱症共病,當時只要情緒一低潮,就不得不提辭呈,工作一個一個換,甚至一度四天就換一個工作,內心的痛苦難以言喻。有好幾次站在自家陽台上想要自我了斷,但總覺得不甘心!阿德一方面積極地想要走出情緒疾患,另一方面卻又常常糾纏在無止盡的焦慮中!阿德說: 「那時我常常很怕一個人獨處,好希望有人可以陪我一下,任何人都好!都可以!」。

    阿德說:因為有好醫生的陪伴,才可以幫他度過生命的關卡。吃藥可以幫助他的情緒不會變得更壞,情緒穩定後,也可以開始上班。但「要怎樣才能變快樂呢?」需要自己學習如何和情緒共處,並要能維持正常作息。

    這兩年來,阿德開始到肯愛協會參加團體,阿德發現除了藥可以讓自己好過一些之外,在團體中和情況相似的夥伴在一起,可以不需偽裝自己地相互吐露心情,那種盡情分享的陪伴,讓阿德學會珍惜安心的每一天。「我不是病人,我只是比一般人容易陷入情緒低潮與失控,當我這樣想,我就相信我還是能夠做很多事!」阿德說。

十大抗憂醫生將展開義診之路  孔醫師率先響應深入弱勢抗憂起步

    肯愛協會秘書長蘇禾表示,於十大抗憂醫生記者會後展開義診,優先服務憂鬱症高風險之弱勢族群,深化直接服務的理念,本屆抗憂首獎醫師孔繁錦並率先響應,將於台東展開第一站的義診服務。

    全站熱搜

    PIXNET 公益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