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申請/合作提案】
歡迎公益單位來信申請刊登「公益家」文章,或提案申請免費廣告資源贊助。詳細說明請點選上方「合作申請」按鈕。

聯繫方式:marketing@pixnet.tw

家創兒出庭好恐懼!
善牧製作台灣首支兒童專屬影片-離婚「停、看、聽」減輕孩子傷害

「離婚」不只是大人的事,孩子同時承擔著父母離婚可能帶來的各種負面影響,常常看見面臨訴訟的父母在法庭上情緒激動,本土劇裡常有的搶奪情節也經常在法院上演。根據行政院主計處資料,民國102年台灣有53,604對夫妻走上離婚一途,因著父母離婚官司而被迫走入法庭的孩子,數量也隨之增加。天主教善牧基金會為服務全台灣需要出庭的兒少,降低他們對出庭的緊張及焦慮,製作台灣第一支為出庭兒少準備的法庭影片,並舉辦「My Hero Myself做自己的英雄影片發表」記者會。記者會上除了影片首映外,也邀請影片中的小男主角Eason、導演林冠慧一起現身分享拍片的經過,司法院少年及家事廳許映鈞法官、衛生福利部保護服務司郭彩榕檢任視察及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長官,一同蒞臨為出庭兒童發聲。

(左起)衛生福利部保護司郭彩榕簡任視察.司法院少年及家事廳許映鈞法官.影片男主角羅茂銓.善牧基金會執行長湯靜蓮共同宣導離婚停.看.聽三步驟,減輕離婚衝突對孩子的傷害
衛生福利部保護司郭彩榕檢任視察、司法院少年及家事廳許映鈞法官、善牧基金會執行長湯靜蓮及影片男主角羅茂銓呼籲透過社工專業.司法正義及社會福利三方的守護,讓家創兒可以安心出庭。

天主教善牧基金會執行長湯靜蓮修女表示,為了幫助孩子減輕上法庭的心理壓力,善牧基金會自民國97年起研發首創屬於台灣本土的兒童法庭服務方案,起初為協助目睹暴力家庭事件兒少之出庭需求,提供支持性的服務;但服務三年期間,發現為數不少的兒少,因著父母離婚爭取監護權、探視等訴訟,被迫步入法院陳述己見。因此,民國100至102年的「安心出庭去—兒童法庭服務擴大推廣計畫」便擴大服務對象,將服務延伸至一般離婚案件中有出庭需求之兒童,彌補制度中對兒少權益保障的不足。

家事廳許映鈞法官也提到,如果沒有輔導的專業介入,法官只能自己拿出看家本領跟小朋友互動,去減輕孩子在法庭上的壓力。有一次他邀請小朋友自己選擇座位甚至讓他坐到法官席,希望免除孩子面對陌生環境的高壓力,但成效還是有限。他特別感謝善牧基金會提供專業社工的輔導計畫,讓孩子可以安心出庭,並讓司法制度溫暖且富有人性。
天主教善牧基金會在衛福部公益彩券回饋金補助下拍攝宣導短片「My Hero Myself 做自己的英雄」,喚起社會大眾對離婚官司中孩子反應與情緒的關注,也建議適時尋求專業單位的支持,幫助孩子認識法庭環境,面對出庭不再只有恐懼;此外,父母應該多花心思觀察孩子面對離婚事件時的反應,隨時銘記「停、看、聽」原則,讓離婚在孩子心中留下的傷害減至最低程度。

影片男主角羅茂銓與善牧基金會執行長湯靜蓮現場示範社工如何透過法院場景積木來輔導出庭兒少
影片男主角羅茂銓與善牧基金會執行長湯靜蓮現場示範,社工如何透過法院場景積木來輔導出庭兒少。

「My Hero Myself 做自己的英雄」宣導片發佈 教孩子安心出庭
出庭兒童要面對的壓力常有:指認父母的不是而為難、出庭前焦慮、出庭後創傷、甚至認為自己身負重任主宰著官司的命運,因此非常擔憂自己作證的表現。善牧基金會透過拍攝宣導片的方式,幫助孩子降低上法庭的恐懼,特別商請公共電視人生劇場的導演-林冠慧和其工作團隊及常擔綱廣告片演出的小童星-Eason共同完成「My Hero Myself」宣導短片的拍攝。
片中以一位面對父母離婚官司而必須走進法庭的孩子為主角,表達其因必須出庭而顯現的內心壓力及恐懼,並運用動畫的手法傳遞介紹法庭人物角色與工作內容、法庭空間座位分配等,以輕鬆的方式幫助孩子原景重現,降低對陌生人事物的恐懼,並肯定孩子們都是自己的英雄,勇敢走向法庭。影片將製作成光碟寄送至各縣市政府社會局、社會處及各地方法院家事服務中心等,也歡迎社會大眾可以透過善牧基金會官網、小羊之家網站或直接瀏覽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Zk3UsyNziI觀賞。


「監護權、離婚」成近年主要服務案件類型 孩子上法庭亟需支持體系
天主教善牧基金會統計100至102年服務案件類型,其中以「監護權、離婚案件」連續三年都是最多甚至高達七成五;在兒童出庭個案年齡分布方面(以102年度為例),9-11歲約佔42%及5-8歲佔24%為主,顯見擔任兒少證人以幼稚園及學齡期兒童居多(5-11歲),兩者佔總服務人數66%。由上述顯示,對於尚未成年就必須涉入父母離婚官司的兒少來說,必須要有額外的專業支持,幫助他們瞭解並認識現實情境,減輕心理壓力及不安全感,避免因父母離異而讓童年留下更深陰影。專業的協助內涵詳見附件一。


3個動作!減少離婚衝突對孩子的傷害
善牧基金會小羊之家主任郁佳霖也提到,在個案輔導的過程中,常遇見孩子或父母一些過於失控的反應,例如有對父母雙方由於對探視狀況的陳述差異過大,法官也只好硬著頭皮傳喚二歲八個月的孩子出庭,在法院上媽媽因孩子一時冷漠的反應而心急,為了證明跟孩子的情感,當庭情緒激動的嚇壞了孩子;另一個個案是8歲的佑佑,為了討好父母,怕因不順從爸爸而惹其生氣,甚至編了一個「劇中劇」捏造媽媽有同居人、自己被虐待的假象…這些都顯示出孩子在父母婚姻衝突下所承受莫大的壓力。
除了提供兒童法庭服務方案對孩子提供支援,天主教善牧基金會也同時呼籲父母,必須在離婚過程中,從家庭到法庭,多花心思關心孩子的情緒及想法,勿因一時的衝動或怒氣,不知不覺造成孩子內心更大創傷。善牧基金會特別呼籲夫妻在處理離婚衝突的過程中可以提醒自己三個動作,讓離婚這件事,對孩子的負面影響減至最低。


動作一、「停」,停止爭奪
   當一對父母的夫妻關係無法再向前走,而步上法庭時,「監護權、探視安排」往往成為雙方角力延伸的戰場。為了讓孩子在法官詢問監護權意願時選擇自己,父母可能展開爭奪大作戰,比方不斷數落對方,認為孩子跟了自己才是最好;佔據與孩子相處的時間;在孩子面前毫不留情的辱罵對方……這些行為看似出發點是愛孩子,卻忽略了過程中的角力,往往嚴重傷害孩子,留下更深的創傷陰影。最好的方式就是停止無謂的爭奪,避免在孩子面前發生衝突。


動作二、「看」,觀看反應
   許多在父母離婚衝突拔河互動之下的孩子告訴我們:「我快要窒息了,我再也受不了了,乾脆把我切一半好了。」或是「難道你是要我跟著你一起罵嗎?那我平常和他住在一起,受他照顧,這樣的我又算什麼?」但這樣的訊息,孩子或許沒有勇氣在父母面前表現出來,在角力狀況下的父母雙方如果不夠細心去體察,很容易因為忽略而對孩子的創傷完全不察,所以,為了孩子著想,必須靜下心來觀看他的反應。


動作三、「聽」,傾聽聲音
   離婚衝突絕對不只是夫妻雙方的事,同時也對孩子造成莫大的影響,而往往當孩子因為受傷而武裝自己時,父母已不知如何進行溝通。很多父母告訴我們「我很愛孩子,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想知道我的孩子在想什麼?但是我越問,他就是越不說?我還可以怎麼做?」在過程中,建議多傾聽孩子的聲音,而當察覺孩子不在自在地回應時,便不再逼問孩子,避免關係更惡化。另外,也建議父母可以尋求專業機構的建議,共同討論親子互動的狀況,以讓父母更了解孩子在互動當中可能的感受,並找出改善關係的有效對策。

(左起)衛生福利部保護司郭彩榕檢任視察.司法院少年及家事廳許映鈞法官.善牧基金會執行長湯靜蓮及影片男主角羅茂銓呼籲透過社工專業.司法正義及社會福利的守護,讓家創兒可以安心出庭
(左起)衛生福利部保護司郭彩榕簡任視察.司法院少年及家事廳許映鈞法官.影片男主角羅茂銓.善牧基金會執行長湯靜蓮共同宣導離婚「停」.「看」.「聽」三步驟,減輕離婚對孩子的傷害。

 

附件一 善牧基金會的法庭支持服務
目前善牧基金會「小羊之家」在大台北地區及新竹市,台北、士林、板橋、新竹四個地院,針對18歲以下,因家事相關案件,如:保護令、離婚、監護權、或者因家庭暴力罪等案件需要出庭作證或陳述意見之兒少,提供家長與兒童下列服務:

  1. 個別評估兒少出庭的需要與擔心
  2. 介紹法庭程序及人物
  3. 介紹法院相關空間
  4. 介紹兒少出庭的角色
  5. 陪同兒童出庭
  6. 協助減少出庭的恐懼及焦慮
  7. 回應家長的擔心和提供親職諮詢
  8. 轉介資源與服務

在協助兒童進行出庭準備時,社工不僅利用口語上的解釋和討論,更需要設計立體的法庭模型、法官的衣服、相關的照片或影片,幫忙孩子具體的瞭解法庭的程序及樣貌,並透過遊戲或角色扮演的技巧,協助兒童放鬆心情。出庭前,社工也嘗試讓法官瞭解兒童面對出庭的身心狀態與陳述能力,透過與法院的溝通,幫孩子安排更安全的出庭等待空間、進出法院的安全動線、提前向法官申請隔離訊問等等。開完庭後,社工也會跟孩子再安排一次碰面的時間,讓他們說說出庭的感受、統整他們出庭過程的正向表現,以舒緩開庭可能帶給孩子的創傷,並把原本可能是負向經驗感受的歷程,轉化為比較正向的態度和看法。
 
附件二 個案故事
1.謊言與罪咎
佑佑,八歲,父母多年前就已透過訴訟,由法院判決離婚,而法院也將佑佑的監護權判給媽媽單方行使。但是爸爸多年來,一直不斷地提出抗告及不同的訴訟來爭取監護權。
佑佑的爸爸總會在探視時間,不斷詢問他在媽媽家的狀況,直到聽到滿意的答案才停止。於是,佑佑告訴爸爸:媽媽有一個同居人,不高興的時候還會打他。這是非同小可,爸爸馬上提出改定監護聲請,然而,佑佑出庭時又改口「○○○是假的,沒有這個人,打人什麼的都是騙人的,因為爸爸如果沒有聽到想聽的,爸爸就不會帶我出去玩」。這般陳述讓所有人都嚇一跳,在進行庭後回顧整理時,佑佑很自豪地表示「我有說實話,我沒有騙人,我做到了!」臉上露出自信滿足的笑容。這是一個孩子發自內心對自己的肯定與驕傲。
然而,佑佑出完庭,他的故事還沒結束,因為輪到爸爸探視的時間,爸爸持續質問佑佑有關當天出庭的陳述,佑佑為求自保,只好再度表示一切都是媽媽的指示,自己害怕被打才會在法官面前說謊。於是,爸爸再度訴諸法律並通報兒保系統…。
 
2.無力的心理負荷
士軍,17歲的大男孩,正值青春綻放的年紀,走起路來卻是沉重的步伐,臉上帶著疲態與憂愁,似乎少了青春正盛的年少活力。士軍從小就是一位貼心的孩子,父母長年的關係不睦,他不僅看在眼裡,也聽在耳裡。
媽媽七年前開始罹患憂鬱症,他經常看著媽媽以淚洗面並主動安慰媽媽,當媽媽最好的傾聽者,他只希望自己這樣的行動可以分擔媽媽的心理負擔。爸爸則是經常向抱怨大家族爭奪財產、媽媽在當中的涉入……等。
而這一次,媽媽提起離婚訴訟,對他而言,雖然兩邊都是他很愛的家人,他也很難取捨,但他覺得只要爸爸媽媽能快樂,自己在當中面臨選擇的兩難痛苦便是微不足道,隨著時間的流逝會撫平這樣的苦痛。除了面臨選擇的兩難,出庭陳述的壓力之一則是他賦予自己公平使者的角色,他說「媽媽有請律師,但是爸爸沒有,我覺得爸爸很孤單、很可憐,自己好像應該多幫爸爸一點……」。
          
3.驚恐的法庭經驗
皮皮,兩歲八個月,父母分居,母親要求探視,然而,父親陳述皮皮非常懼怕母親,而拒絕探視要求,母親心急一直看不到孩子因而提出酌定探視的聲請,但由於父母雙方對於探視狀況的陳述差異過大,法官也只好硬著頭皮傳皮皮出庭想看看皮皮與雙方的互動真實為何,故父親申請小羊之家的法庭支持服務,希望當天由社工陪同孩子。
出庭的當天,所有的陪伴而來的家人都很緊張,法官請媽媽自行與皮皮互動,當媽媽靠近的時候,皮皮下意識地往後並張望,這個動作讓媽媽急了,媽媽緊張的拿出一大堆玩具、照片與零食想要吸引皮皮,一旦皮皮沒有反應,媽媽就哭著一直問皮皮還記不記得以前的生活,哭著告訴皮皮以前她是如何親自照顧皮皮,哭著問之前見面不是還很快樂嗎?為什麼今天變了?這時的皮皮一直往後退,其實他是被媽媽戲劇化的反應嚇到了,眼前的媽媽又哭花著臉高八度要求抱著他,法官就是要看母親是否有能力與孩子互動,因此也沉默不語在旁邊觀察……。

 

創作者介紹

痞客邦公益家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肉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