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善牧台中中心 丁淑惠
 
從事社工工作多年,一直覺得個案教了我許多事,讓我學習成長,因此我也常常帶著感恩的心回報他們。在服務過程中,我從不以指導者身分介入,而是把他們當成朋友,和他們一同討論問題;有時和他們一同哭泣、有時和他們一同開懷大笑、有時也為他們抱不平、盡其所能地疼惜他們。個案也常能帶給我驚喜,讓我發掘他們的另一面是如此的正向、有能力,且不吝嗇去幫助他人。以下所談及的個案小文(化名),是我曾經服務過的。
 
小文,是一位外籍配偶,嫁來台灣、陸續生下2 名女兒之後,先生開始不工作,整天賭博、喝酒,沒錢就要小文想辦法到處借,先生酒後對小文施暴更是家常便飯之事,但不喝酒時對小文又很好,小文認為孩子們年幼,便選擇忍耐,直到有一天,小文終於無法再忍受先生的施暴而向中心社工求助,才在中心社工的協助下,帶著2名女兒離開案家,也向法院聲請保護令及訴請離婚。離家後的小文,跟所有的受暴婦女們都一樣,必須面臨經濟、居住、孩子照顧等的現實問題,雖然小文是外籍配偶,但她具有強烈不怕苦、一定要好好地照顧2名女兒的毅力,因此在工作上表現認真、也積極爭取應有的補助,讓她很快度過經濟上的黑暗期。另在聲請保護令及訴請離婚的過程中,由於先生的不甘心,幾次開庭的前後,先生都曾做出具威脅性的舉動或眼神(甚至曾攻擊小文的朋友),讓小文十分地害怕,不過,仍未影響小文離家與訴訟的決心。

P5160032  
小文與先生確定離婚是一直到高等法院(二審),小文先生才終於鬆口答應,雖然我很訝異小文先生的決定(之前小文先生不滿一審判決,而聘請律師上訴),但仍替小文感到高興。後才從小文口中得知,有一次先生酒後打電話給她,表示很想念2名女兒,小文沒有立刻掛斷先生的電話,反而告訴先生,女兒們也思念在心中的那個好爸爸,她感覺電話那頭的先生在哭泣,她也跟著哭泣,她跟先生說希望先生能好好工作、減少喝酒,也祝福先生過得好。聽完了小文的敘述,我真的打從心裡佩服小文,小文不僅已找到自己、疼惜自己,也開始關懷他人,而且對象還是那個曾經傷害過她的人。我幾次在心中問自己,如果是我,我能原諒那個曾經傷害過我、甚至去關心那個人嗎?答案是:我不知道。但小文做到了。
 
現在的小文與前夫成了朋友,前夫也已有穩定的工作及收入,有時小文工作忙碌時,前夫就協助接送孩子上下學或就醫。結案之前,小文不斷地向我表達感謝之意,也說明很感謝曾經幫助過她的每一個人。小文告訴我,她現在有一個願望,就是期待未來能自己經營一家飲料店,讓孩子過更好的生活;另外,她也期許自己能像她的朋友一樣,盡其所能地幫助和她曾有過相同遭遇的人。我衷心地祝福小文,也感謝小文為我上了一堂終身都受用的課。
 

創作者介紹

痞客邦公益家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