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蘆洲少年服務中心主任 侯雯琪

因為工作的緣故,我經常可以出入以往所認為的「不良場所」。

有天來到煙霧瀰漫的撞球場,一進撞球場,濃厚的煙味一度讓我不是很舒服。我找了個讓我舒服的位置坐了下來,先靜靜的看著滿間的少年。後來我與上週才認識的一個孩子聊天,聊到她不回家,聊到她住男朋友家,聊到她背負著媽媽外遇的罪名,讓奶奶和爸爸對她不諒解……

孩子邊打撞球邊述說,我在一旁是邊聽邊覺得好心疼。

424907_114832831978301_354889178_n

一旁的孩子,慢慢的細數著在撞球場裡有哪幾個孩子其實是蹺家、其實是家裡沒管、其實都住男友家,或又是整晚玩到沒回家。其中,有一個少女的分享讓我更是驚訝,我問她為什麼要來撞球場,她說,想要來這邊交朋友,因為家裡媽媽經常不在,和姊姊們關係也不好,來這邊如果有交到朋友,出事了,也會有人幫忙。窩在這邊,讓她覺得很安全、很放心,哪怕不愛煙味,也會學習抽著一兩根煙……

聽完,一股心疼湧上心頭,也讓我更多的去檢視自己在這份街頭外展工作的意義。

也許在景觀勘查我們鎖定的就是少年們的聚集之地,這樣一個地方,老師驅趕、 警察驅趕,教官也驅趕,這讓我想起之前著名的市議員發動對遊民噴水的事件。也許警察、老師及教官都沒有拿水噴少年,但那種忽略去看見少年聚集背後的動力及溫暖,本質其實是一樣的。

和青少年一起工作好多年了,常常在他們身上看見孤單,看見不被瞭解,甚至也感受到了被誤解,這都是往他們身上噴的水──冰冰的、冷冷的。但也因為有街頭外展工作,我才更能看見他們身上的光和熱,也許外衣是孤單的,但背後是更渴望被瞭解的內在,而大人不認同的撞球場,卻是他們最安心的窩。

 

創作者介紹

痞客邦公益家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