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桃阿嬤再見  

2011年8月31日是滿妹阿嬤的告別式,日本東京支援台灣慰安婦團體代表、我們長期的戰友柴洋子女士,專程從東京來台,送阿嬤最後一程,帶著哀傷的心情、踏著沈重的步伐,剛送走滿妹阿嬤,翌日特地南下探視病榻中的大桃阿嬤,沒想到竟遇上另一場生離死別。

 

大桃阿嬤--台灣第一個公開控訴日軍罪行的慰安婦、一身傲骨拒絕國民基金的勇者、和日本支援慰安婦團體攜手對日求償最久的阿嬤,在2011年9月1日晚間9時許撤手人寰,離我們而去。
親赴日本爭取正義的大桃阿嬤  
日本東京支援台灣慰安婦民間團體代表-柴洋子和婦援會一行人在9月1日下午抵達長庚醫院探視阿嬤,已在急診大樓觀察室待四、五天的阿嬤,前一夜臨時被送往樓上一般病房,雖讓我們的探訪一時撲了空,但心中暗自慶幸阿嬤應是情況好轉、才能轉往一般病房。不過,這心安卻只是短暫的,進入病房見到阿嬤,攤躺在病床的阿嬤,一動也不動,滿臉憔悴病容,靠著呼吸罩急促地呼吸,一旁看護說:「醫師已說阿嬤是隨時會走了。」柴洋子輕撫阿嬤因嚴重水腫而浮腫的雙手,幾次輕聲叫喚「阿嬤!阿嬤!」好像沈睡了的阿嬤,還是緊閉著雙眼,面對外界呼喚無動於衷,雖然心中猜測可能是見阿嬤最後一面,但柴洋子仍說:「她看起來還「好好的」,我現在還不想說再見。」沒想到就在我們離去不到四個小時,當阿嬤的孫媳婦正載著我們前往高鐵站時,一通突然的電話告知她噩耗,孫媳婦轉頭告訴我們,『阿嬤走了、Shiba san!阿嬤就是在等見你最後一面。」此時的我們已是淚流滿面。雖敗猶榮的大桃阿嬤  

柴洋子是日本東京支援台灣慰安婦民間團體的靈魂人物,她們長期協助台灣阿嬤的對日求償,在阿嬤可以赴日訴訟時,柴洋子等人負責接待及照顧阿嬤,並與婦援會建立往後深厚的合作。當阿嬤因病體孱弱、無法遠行時,柴洋子親自到台灣探視阿嬤,每年探視五、六回,讓無法獲得日本政府謝罪賠償的阿嬤,在日本支持友人的長期陪伴和照顧下,獲得尊重、也獲得慰藉,柴洋子等人和阿嬤因此建立起長達十六年的深厚情感。

大桃阿嬤參加身心工作坊   

很多人問婦援會:「戰爭已經過去那麼久,為什麼不放下仇恨?慰安婦已經是過去的事了。」其實,我們對日本絕無仇恨,服務慰安婦阿嬤至今,我們也受到很多日本團體的幫助,像柴洋子這樣的朋友,幾乎每場阿嬤的活動都會自費來台,看到他跟阿嬤們像老朋友一樣出遊、用日文交談、對阿嬤噓寒問暖,我們對日本怎麼可能還有仇恨,我們放不下的,是慰安婦阿嬤們的正義與清白;我們放不下的,是日本政府對慰安婦事件的否認與刻意扭曲事實;我們放不下的,就是像大桃阿嬤這樣遺憾的離世。這個道歉,阿嬤們已經等了66年,至今,仍看不見曙光。

大桃阿嬤無助的吶喊

柴洋子女士(手持麥克風的就是柴洋子女士)

本文今日刊載在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歡迎大家來阿嬤的網站幫大桃阿嬤點燈

加入婦女救援基金會粉絲團了解更多關於阿嬤的點滴

若欲更進一步瞭解婦女救援基金會,請至基金會blog:http://helpwomen.pixnet.net/blo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痞客邦公益家

婦女救援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