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中心-暑假跆拳道班.JPG 
▲為弱勢新台灣子舉辦的暑期課程,此為跆拳道班,孩子們跟著老師奮力、開心地學習!

每年暑假一到,對於必須長時間工作,經濟較弱勢,無力照顧孩子的新移民家長們,都是極度焦慮的時刻。善牧的暑期課輔活動,給了孩子們安全的學習場所,更豐富了每個孩子的暑期生活。這些孩子,最怕的就是開學後,同學分享暑期生活多麼多采多姿,而他們,因為暑期生活極度貧乏,只能靜靜在一旁不發一語。來到善牧之後,這些孩子變得更加自信,更樂於與朋友分享豐富的課後生活。善牧相信,童年只有一次,當他們長大後,回想這段童年時光,不會只是父母必須為生活勞碌,而是無可取代的美麗回憶…

以下為98年暑期課輔善牧社工的心情分享。

文/善牧基金會社工組長江沛濡

夏日的陽光,熱情中卻也挾帶著陣陣的暑意。為期兩個月的暑假即將來臨,對於孩子而言是擺脫作業和束縛的快樂時光,但對很多辛苦的家長來說,這段期間,不能將孩子交託在學校裡,但在家中生活費用有限的狀況下,也很難為孩子安排許多才藝課程或安親班。孩子的暑假生活安排與去處以及工作養家活口的雙重重擔,無形中造成了家長心中強烈的拉扯和壓力。

如同往年般,在中心準備迎接檔期滿滿的夏日生活(包含課輔班、活動課程以及營隊活動等),這時候,門口來了一位黝黑卻帶著一絲靦腆的男性,手中用力握著一張微皺的紙張。他說他是小亮的爸爸,同時也小心翼翼將紙張攤開,並告知我們報名簡章是學校老師給的。原來那熟悉的版面是中心發到各個學校的暑期兒童班的報名簡章,小亮爸爸早已仔細且清楚的填寫完整,就是希望可以讓小亮排進暑期班中。當我們幫小亮完成報名程序後,可以看到那張辛苦的臉蛋,散發出淺淺的笑意。小亮爸爸這才緩緩的告訴我們,他是從事水泥工作的,工作了一整天,身上還殘留著泥沙的痕跡,因為擔心沒報到名,小亮暑假就要一個人在家裡,所以還沒來得及回家換洗乾淨的衣服,就先急忙趕到中心來,因此連聲的向我們說抱歉。

當我第一次看到小亮時,心想果真是父子,簡直是同一個模子印製的。小亮的臉龐還帶著稚嫩,但害羞的樣子卻和爸爸如出一轍。原來小亮的父母早已離婚,小亮是由爸爸獨力扶養。小亮的媽媽是新移民婦女,雖然父母的婚姻關係無法持續,但小亮爸爸卻不曾在小亮面前說過媽媽的不是,小亮爸爸常對於自己本身學歷不高,並且每天都必須從事勞動工作,儘管有心想要好好教育小亮,但卻常感心有餘而力不足。所幸小亮乖巧與懂事,往往在放學回家後,會先主動完成功課,乖乖在家等父親下班,不需要爸爸為他操心。

暑假期間,因小亮體型較修長的關係,老師總是喜歡請小亮示範,久而久之小亮已經從一個原本害羞、鮮少和其他同儕互動的孩子,變成了跆拳道班的小幫手,並且也和其他小朋友變成了好朋友。原本害羞的個性,偶爾也會和其他孩子般叨叨絮絮的說個不停。暑假即將結束,孩子們期待了許久的露營活動將為這個暑假班劃下句點時,因活動設計需要在外過夜,以及安排許多親子互動的遊戲,因此要求家長需要共同參加,此時卻又再度看到小亮沈默了起來,詢問之下才知道,營隊活動小亮和同學早約好要一起搭帳棚、一起烤肉玩遊戲。但爸爸可能因為工作的關係不能參加,這樣原先的計畫就泡湯了,看著小亮失望的表情,我真希望可以帶著他一起參加,但卻不合宜。直到報名截止前,小亮爸爸說,他已經跟老闆說好要帶小亮出去玩,所以他請假了,要帶小亮去露營。第一次知道眼睛真的會發光,我就是從小亮的身上看到的!

兩天一夜的露營活動結束了,我將活動間,小亮父子互動的照片沖洗出來,交給小亮爸爸時,小亮爸爸說,小亮暑假真的過得很開心,每天都很準時早起要來善牧上課,也很高興第一次帶著小亮到外面過夜玩了兩天,希望明年有機會可以再讓小亮來善牧讀書。看著小亮坐在摩托車的後面,笑容滿面的向我們揮手說再見時,突然覺得父子相互扶持,雖然辛苦,但也很幸福…
 

若欲更進一步瞭解善牧基金會,請至善牧基金會blog:http://starfire.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痞客邦公益家

星星小火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